目錄

「探險 」教師把內陸小鎮閃電嶺當成了家 新州為偏遠地區學校安排了 177名教師

【本報訊】一位戴眼鏡的婦女頭戴寬邊帽,身穿白色飄逸長裙,微笑著站在鏡頭前。佩塔.懷克斯(Peta Wykes)作為鄉村教師體驗計劃的一部分來到閃電嶺。

這是一個星期六的傍晚,閃電嶺中心小學的一群女孩發現佩塔-韋克斯正走在街上。

懷克斯太太!一個女孩大喊。

其中一名少女舉手走在隊伍前面。

52 歲的懷克斯女士也舉起手,兩人擊掌相慶。

在大約 30 年的教學生涯中,懷克斯女士已經習慣了很少在校外見到學生。

佩塔-韋克斯(Peta Wykes)從事教育工作近 30 年,但她說閃電嶺給人的感覺與眾不同。

但在人口約 2500 人的閃電嶺,情況卻有所不同。

她說,這裡其實很奇怪,當你離開學校時,孩子們只想和你說話。

“這很好,他們很高興見到你。”

根據新南威爾斯教育部的鄉村體驗計劃,這位體育老師來到閃電嶺擔任為期 12 個月的學習支援職位。

三年後,她獲得了一份長期合同,現在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。

Wykes 女士說,我喜歡這裡,我喜歡待在這裡。

鄉村體驗計畫於 2018 年啟動,旨在解決鄉村和偏遠地區長期存在的教師短缺問題。從那時起,教育部已為全州155所符合資格的農村和偏遠地區學校安排了 177 名教師,為期長達一年。

教育部門表示,約有 60% 的實習教師最終會留下來。

閃電嶺中心學校校長理查德-芬特(Richard Finter)說,透過該計畫來到學校的四位教師中,有三位留了下來。

他說,一旦他們來到這裡,就會產生影響。

這為他們提供了許多人從未有過的新體驗。

芬特先生說,雖然有些人可能會認為在校外與學生偶遇是個壞處,但其他人卻很喜歡。

理查德-芬特喜歡在一所從幼兒園到 12 年級都有班級的學校工作。

他說,這有它的挑戰,因為你不是默默無聞的–無論你走到哪裡,都會被人看到。

“但對我認識的許多教師來說,他們認為這是好事。他們在不同的環境中與家長和孩子接觸,這有助於他們建立非常積極的關係,真正提升學校體驗。”

這並不是 Wykes 女士第一次來到閃電嶺,22 年前,她和丈夫 Tim 公路旅行時曾經經過這個小鎮。

她說,我們真的很喜歡這裡,我們總是說我們會再來的。

是她 56 歲的丈夫蒂姆提議從新南威爾士州的瓦加瓦加(Wagga Wagga)向北遷移 750 公里的,當時他們夫妻倆正在考慮小兒子高中畢業後的去向。夕陽西下,一位身著點點連身裙的女士和一位身穿黑色 T 恤的男士站在瞭望台上。

佩塔和提姆-懷克斯說,他們現在的生活不再那麼複雜。

我們渴望改變,渴望冒險,懷克斯先生說。他們在內陸的探險很快就讓他們意識到,這個偏遠小鎮提供了一種比家鄉更悠閒的生活方式。

“在這裡生活很簡單。非常簡單,不複雜,”Wykes 先生說。

一個意想不到的收穫是農村教師的經濟誘因。

懷克斯女士說,當我們第一次申請時,我並沒有意識到所有的獎勵措施,但這些措施對我們想在這裡長期工作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

佩塔-懷克斯來到閃電嶺後,擔任的是幼稚園至十二年級的學習支援工作。

新南威爾斯州政府為全職鄉村和偏遠地區教師提供價值高達7.5萬澳元的住房補貼和其他福利。 2024年初,新州的地區、農村和偏遠地區學校共有938個空缺職位,佔全州空缺職位總數的50%以上。但閃電嶺學校的所有教師職位都已被填補。

理查德-芬特(Richard Finter)說,在這所偏遠學校的幾年是他教學生涯中收穫最大的時光。

芬特先生說,錢是有幫助的,它可以成為一種誘惑,但僅靠經濟誘因是留不住教師的。

芬特先生說,”這關係到工作量、參與度、受歡迎的社區,以及在社區和學校內部建立積極的文化。”如果這不是一個令人愉悅、充滿個性的社區,留住教師就會更加困難。

這位出生於臥龍崗的校長搬到閃電嶺學校六年後,他也無怨無悔。一位戴帽子、穿著粉紅色有領襯衫的男子與身穿紅色 Polo 衫的學生圍坐在一張桌子旁。

理查德-芬特(Richard Finter)說,農村和偏遠學校教師的工作對社區至關重要。

他說,我骨子裡是個海洋愛好者,但自2001年以來,我就沒有在海邊生活過。

“我喜歡像閃電嶺這樣的地區的紅土、日落和乾熱。”

分享 / Share :

Breaking News

Related news

Enable Notifications OK No thanks